首页 » 我的小说 » 短篇小说 » 浏览内容

[置顶]画中仙 —— 画中透着美,画中住着仙

2924 0 发表评论

画中仙

(前言:生活很美,有些美的动人,有些美的凄凉。或许这只是一个故事,但是其中内含的深意是不能淹没的,我们无法改变什么,我们无从逃脱什么,因为生活什么美好的,所以思想是美好的。)

幻世成龙 QQ:1030233362

第一幕

山因水青,水因山活,湖光山色与层楼叠院和谐共处,自然景观与人文内涵交相辉映,美丽怡然,山水共画人间天堂。

宏村,古取宏广发达之意,称为弘村,位于安徽省黄山西南麓,距黟县县城11公里,是古黟桃花源里一座奇特的牛形古村落。

扩而成太乙象,画里桃花源。每个人心中,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桃花源。流水潺潺,远山朦胧,蓝天下青瓦粉墙,而宏村无疑就是最好的地方。

春,已经离去,夏慢慢的到来。夏天的宏村更是山水一绝,江南风韵,民间天堂。

“月沼”,老百姓称月塘,这是所谓“牛胃”,老百姓称“牛小肚”。 月沼水常年碧绿,塘面水平如镜,塘沼四周青石铺展,粉墙青瓦整齐有序分列四旁,蓝天白云跌落水中。老人在聊天,妇女在浣纱洗帕,顽童在嬉戏。夏季月沼中的水更是清凉,来宏村旅游的人们必来此地,感受人间最美好的水韵。实际上,月塘四围成了人们的共享空间,风俗民情的露天舞台,村民自发地聚会期间。

“塘中鹅舞红掌,鸭戏清波,空中炊烟氤氲,徽风柔波。”此时月沼旁站立了一个男人,年轻的男人,脚踏塘边,昂首望蓝天,迎面清风,不自觉的口吐诗词美句。

正着西装,帅气倜傥,眉清目秀,朝气蓬勃。他姓风,名墨青,大学刚毕业,还没有参加工作,就慕名来到了这世外桃源。

风墨青是江苏无锡城市人,家里也有钱,他是个富二代,但不同那些富二代的品格,风墨青为人淳朴,忠厚,从小在文化中熏陶,他爷爷是一个教育家,教育人很有一套,而风墨青在爷爷的教导下,从小就钟爱文学,尤其是书画,独特的天赋,偏爱中国风式山水墨画,对于勾画山水方面笔功更是画龙点睛,堪此一绝。自己大学毕业之后,他就向家里申请去外面旅游一番,本来父母不怎么愿意,但是爷爷却放他出来了,风墨青的爸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风墨青出门之后,便是坐火车来到了安徽宏村,山水中国第一城。

风墨青一个人站在月沼的旁边,闭上眼,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,水的美在他的脑海中被勾画,无限无暇,那天、那水、天水衔接,共长天一色。水是天的笔,天是水的纸,在这静静的一刻,风墨青已经深深的沉浸其中。

“救命啊,有人落水啦!”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美好的安静并不长久,风墨青也被这个救命声呼唤而醒,从这个天人合一的状态中出来,虽然有些失落,但是风墨青也不气馁,那一画面已经被他深深的印刻在了心上。

风墨青寻声望去,只见不远处一大群人在围观,大喊救命,有人落水,却没有见到有人下水去救人,也许是他们不会游泳,也许这就是中国的落后。

随着围观人的眼光看去,落水的是一个小孩,人都快沉入水下了,可是围观的人群却没有一个人下去救人,冷眼旁观,空喊救命。

说时急,那时快,风墨青瞬间脱掉了身上的西服,放下了背包,跳下了水,快速向落水的小孩奔去!

风墨青是城中人,家里有钱,他从小就学会了游泳,这一刻见到这样的情况,他没有什么时间用来思考,唯一的信念就是把那个小孩就上来。

从事发,到风墨青跳下水,也不过才十几秒的时间,可是这十几秒的时间对与落水者来说无疑是致命的。落水者在拼命的挣扎,他在渴望着岸边的人去救他,可是他渐渐的沉入水下,神志已经模糊,只有他生存的本能在使他拼命的划着水。

“呼呼”

“小兄弟,小兄弟!”风墨青游到了落水者的身边,赶紧潜水,把落水者抱起,带出水面,拖到了岸上,只见落水者却已经休克,风墨青摇晃着落水者的身体,大声叫唤着落水者小兄弟。

风墨青叫唤了半天,也不见落水者醒来,而周围的人还在紧紧的围观着。

“快让开,给小兄弟新鲜空气。”周围的人听风墨青一说,飞快的空出一大片空地,不时还各个之间小声的讨论着什么。

“这小兄弟不见醒,可能是呛了水!”风墨青想道,“快,去找医生,叫救护车!”顿时风墨青展开了生涩了救援措施,毕竟风墨青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功课,这只不过是风墨青在电视上看到了,也学来用用。

风墨青快速的将落水者身上妨碍呼吸的衣领,上衣,裤带解开,用双手按在落水者的的胸部位置,用力的有节奏的按下,又学着电视里面,用手将落水者的嘴巴张开,取出落水者口腔内部的妨碍呼吸的东西,深吸一口气,口对口,捏住落水者的鼻子,再灌给落水者,一遍一遍的,隔三四秒一次,给落水者做着人工呼吸。

“咳咳”,落水者张嘴吐了一口水,慢慢的张开眼来,看了看风墨青,“谢谢哥哥!”又晕了过去。

“喂,小兄弟。”风墨青看见落水者醒了,也是大喜,可是又看见落水者又晕了过去,风墨青也有点紧张了,毕竟他是第一次做这个工作,他也怕这落水者会出什么事情。

“溺水的人在哪里?医生来了。”外围的有人喊道。

“医生,在这里!”风墨青回应道,他也暗暗的擦擦汗,医生来了,这回就没事了。

医生来了几个人,拨开了人群,走到了落水者的身旁,看到还蹲在落水者身边的风墨青,点了点头,然后几个人搭起支架,把落水者抬走了。

“你是病人的家属吗?”医生看了看风墨青,问道。

“不是,我是大学生,刚毕业,来这里旅游的。”风墨青回答道。

“哦,你的水性不错嘛,刚才是你把人救上来的吧。”医生点点头。

“是,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”风墨青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抬头看看在围观的人群。

“呵,也是,跟我去医院一趟吧,我们没有找到病人的家属,这里只有你救了他,所以你要跟来,毕竟这是一个英雄事迹!”

“呵呵!”风墨青听医生这么一说,本来是想拒绝的,但是却听出来了医生的话内话,暗自摇摇头,“好吧,我也去。”风墨青心里却想到,“什么东西,说的好听,原来是要我去支医药费,怎么,不给钱,还不救人了?什么天使!”

风墨青走到了月沼的对面,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和背包,看着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,暗叹一声,“反正是夏天,一会就干了。”

“好吧,我们走吧。”医生带着风墨青走到了医院的小汽车旁,一起坐医院的车到医院去了。

第二幕

风墨青跟医生去了医院,替落水者交了医药费,便悄悄的离开了。

初夏和煦,微微轻风吹拂着,风墨青的头发有点乱了,身上的衣服也干了,走在路上,迎面空气中花香,又在自己的脑海中勾画自己的山水画了。

风墨青又回到了宏村,找了一家宾馆,他决定要完成他今天的作品。

铺好桌面,风墨青拿出了自备的笔墨纸砚用具,开始了他的山水之途。

宣纸铺开,滴水磨墨,笔尖狼毫,细沾墨水,随手流蕴,一笔化成仙。浅已淡,淡入深,深化水纹,湿笔描纲,干笔绘彩,淡墨轻岚一体,绘出水晕墨章之效。风墨青将水、墨和宣纸的属性特征完美的体现了出来,如墨水相调,出现了干湿浓淡的层次,再有水墨和宣纸相融,产生溵湿渗透的特殊效果。

时间在风墨青的笔尖悄然的流逝,转眼窗外天色已晚,风墨青花了五个小时画成了心中的山水之画,画中山水如似活物,亦有流动之相,天间云色浅淡,定睛一看,如风吹动一般,如梦似影。

风墨青伸了伸腰,就放下了手中笔,走出了宾馆,因为宏村的夜景是非常美丽的,风墨青可不想错过,此时风墨青的肚子也饿了,正好出去吃点晚餐。

夜景怡然,灯笼如虹。

风墨青独自一个人走在这繁华的大街之上,花灯结彩,人群之间猜谜,热闹之极。宏村的夜晚简直就是返回古时候,让人了解一下古人的夜晚生活。

月儿井圆,月光皎洁。风墨青又走到了月沼这里,夜晚虽有月光照亮,但是月沼深浅不知,于是晚间不会有人来此地,风墨青也落得个清静。

风墨青欣赏着水中月,晶莹透亮,毫无瑕疵,虽远影月小,但是遮挡不住的月光却照亮了整个月沼,风墨青借着月光,朦胧的看见月沼对面好像有一个女子,静静坐在月沼沿台。

月沼如镜,美人如花,虽朦胧不清,却让风墨青心神怦动。

风墨青悄悄的走到了月沼的对岸,慢慢的走到了那女子身旁。

“姑娘安好,小生有礼了,冒昧前来,还望姑娘莫怪!”风墨青似作古人, 拱手作揖,对眼前的那名女子打招呼。

“呵呵,做似文雅,难不成你是一个虚伪的人?”人未转身,天籁之音绕耳。

“怎么会,见姑娘身影美若画中之仙,如此就想到了这样的说话方式来打招呼!”风墨青温和一笑,直挺身躯,双手插进自己裤缝边口袋,眼光却没有离开身边的女子。

“哦!”女子似乎有点惊讶,“先生说笑了,小女子不过肉体凡躯,怎能和仙相比?”

轻声言语,慢慢转身,肤如凝脂,光滑丽质,眉目如花,一字柳叶,眼眸有神,天生清纯,加上身着罗衫,简直就是美若天仙。完美,无缺。

见到这女子转身过来,风墨青先是一喜,而后看到女子的美貌就愣住了。

太美了,似曾熟悉,恍惚迷离。这是风墨青心中唯一的想法,身为富二代的风墨青从小就是在高校就读,风云精英,帅哥美女集中营,就是学校的校花风墨青都见过,不过在此时的风墨青看来,那时的校花还比不上眼前的女子百分之一,眼前这个女子太完美了。

“呵呵呵。”女子见风墨青看到自己之后的样子,不由的笑了起来。“先生?你失礼了!”

“哦,抱歉,失态了。”如夜莺般声音惊醒了风墨青。

“天色已晚,我该走了,拜拜,希望下次还会遇到你!”女子起身,对风墨青说了一句,便向远处走去。

“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?”见到女子起身的那一刻,风墨青又是愣了一下,等到女子走远,才大声的喊一句。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,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!”人早已经走远,但是还传来了女子天籁般的声音。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?”风墨青轻声道,“云有月做衣,月有云遮羞,唯有花献丑!”

“‘春风拂槛露华浓’此时已是夏天,早与春风无关,却是露花浓?”

“‘若非群玉山头见’夜晚无山,月沼相见,晶莹如璞玉!”

“‘会向瑶台月下逢’会见你,如瑶池天台逢仙女,瑶!”

“有诗意,有意境,难道你会是我命中注定的劫数,花玉瑶!”风墨青就在原地站了许久许久,看着女子离去的方向!

第三幕

风墨青回到宾馆已经是午夜了,宾馆其他房间的客人早就休息了,风墨青回到自己的房间,随便冲个凉水澡,也上床休息了。这一天虽然没有什么大事情,但是风墨青却感到自己疲惫了,一躺上床也就睡着了。

朦朦胧胧,身处高空,那白云涣散,风儿有点狂澜,风墨青感到奇异,身无羽翼竟能飞翔,地球引力还在,自己竟然飞升高空。既然不能解决疑问,那就享受这飞翔的过程。烈日近身前,却毫无热意,闭上眼,风墨青感觉自己好像有些缥缈。拨开彩云见世界,呈现在风墨青面前的是一道彩虹,那似乎不是一道虚无的彩虹,那似乎是一座七彩的桥,彩桥之上有一女子正对这风墨青在微笑。

“呼”风墨青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原来是做梦!”起床,洗漱,背上背包,走出了宾馆。

徐记餐馆。

复古瓦房,棕色竹凳,八仙方桌。小桌之上有咸菜一碟,灌汤香包,此时风墨青正坐在徐记餐馆,吃的津津有味。

“风先生?”风墨青正吃着自己的包子,而门外却来了一群人,直径走到了风墨青的面前,领头人试着叫了一声。

“你们是?”风墨青头也没有回,吃着包子,含糊的问了一句。

“我家老爷想见你!”虽然刚才风墨青没有礼貌,但是领头人还是和声的向风墨青回答道。

“你家老爷是谁?”风墨青这次却转过头来,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,典型的是一个富豪人家的保镖管家。

“风先生,您跟我去见我家老爷不就知道了吗?”领头人见到风墨青转过头来看着自己,含蓄的微笑说道。

“也好,你带路,我就随你们走一趟!”风墨青用纸巾擦掉了嘴上吃包子残留的污渍,起身对着领头人说。

“风先生请!”领头人摆了一个请走的姿势,他后面的一群人顿时领会分开两旁!

出了徐记餐馆,风墨青就坐上了他们一群人的车上,一路飞驰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

水面之上,风水之上,自然至尚,那是一座别墅。风墨青家中虽然也有着不少的别墅,但是风墨青却没有住过,他向往城市乡村的生活,对于住别墅来说,太过枯寂。

平实而精致,显得自然、轻松、休闲、质朴,与庭院的亲水平台、泳池、回廊相结合,呈现一种美国乡村风情的生活格调。

浪漫与庄严的气质,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,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,尽显雍容华贵。古典、开朗两相宜,尖塔形斜顶,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,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,经典而不落时尚。清新不落俗套,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,连续的拱门和回廊,挑高大面窗的客厅,让人心神荡漾。简洁对称突显沉稳,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,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德国式的严谨。文雅精巧不乏舒适,门廊、门厅向南北舒展,客厅、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,餐厅南北相通,室内室外情景交融。

一幢具有乡村风情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,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,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。

而在于风墨青看来,虽宁静,但却缺乏了生活的生机,虽有乡村风采,但却少了一种乡村的特殊风韵。

风墨青跟随着那保镖领头人走进了别墅,刚落脚踏入别墅之中,顿时一股书画香迎面而来,对于这种特殊的味道,风墨青是格外的敏感。放眼观四周,除了上楼的楼梯,就是画,几乎全部都挂上了画,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、李思训的《江山渔乐》、展子虔的《仙山楼阁图》等等,风墨青已经深深进入了画之乡,对与画的渴望,如同饥渴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风墨青才从这种入迷的状态醒来,只见四周也没有人了,天色亦晚。

“风先生,你醒啦,老爷请你上楼去!”

“啊!”风墨青此时正思考该如何离去,突兀的声音从风墨青的身后传来,着实吓了风墨青一跳。

“哦,我在这里站了多久?”风墨青眼光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墙上挂的画,看向身后说话的人。

年纪起码有七十了,发夹银丝,皱纹却不多,虽身着不凡,但是身影已经有些佝偻了。

“十三个小时,先生对于画的痴迷程度超乎人的想象啊!”老头对着风墨青点点头,“我是这里的管家,你可以叫我福伯!”福伯似乎挺欣赏风墨青的,“快上楼去把,老爷等你一起吃饭呢!”

“好的,谢谢福伯!”风墨青看看福伯,又看看不远处的楼梯,就朝着楼上走去。显然要见自己的是一大富豪,风墨青不知道这富豪有什么企图,但是作为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物,他有着自己的稳重以及谨慎!

风墨青一步一步走上楼梯,目观四壁,谈不上金碧辉煌,但是应有的高贵却也没有失去。

二楼,相对于一楼来说,书画要少一点,而且是非常简陋的。

大厅中,一身着汉服的老者在灯光之下仔细的写着大字!风墨青上楼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悄悄的来到了,这老者的前方,观看着老者写的字。

行云流水不吐大气,苍劲有力刻画有痕,看似散笔难断疏松,看似乏力却字透铿锵。

“呵!”老者提笔,“哈哈哈”

“老先生为何发笑?”风墨青忍不住问道。

“哦,小兄弟你来了。那你说我为什么不能笑?”

“老先生提笔有力,下笔有劲,字体如苍龙,但却透露了一种悲伤,一种最长有十年的悲伤,如此,老先生,为何还笑的如此豪气?”风墨青委婉一笑,便是盯着老者,看着老者面部的变化。

“啪啪啪!”

“小兄弟好眼力,竟然能从这字中看出这么多的东西,不简单啊!”老者对着风墨青鼓掌大赞道。

“哪里,老先生夸奖了,晚辈不过自幼受一个老人家熏陶所致,不然哪能知道这些。”

“嗯”老者点点头,“偶露锋芒,却不忘谦虚,不骄不躁,是个人才,哈哈哈!”

“谢过老先生言赞,令晚辈受惊了,还不知,老先生请晚辈来此是为了何事?”

“不急不急,小兄弟来此也有十几个小时了,肚子应该也饿了吧,我们来一起吃个晚饭。“

风墨青跟随着老者,走到了另一个厅堂,中间摆放着长型圆桌,看来,这里是吃饭的地方。

长型圆桌之上早已经摆满了盘子,每一个盘子都用着另一个盘子倒置扣上,这样是防止菜凉得太快。

老者走在风墨青的前面,走到了这长型圆桌旁边, 亲手拉开了一个椅子,请风墨青坐下,而老者就坐在风墨青的旁边。

“来,菜都快凉了,我们可以都筷子吃了,别客气,当自己家里一样。”

“老先生,现在可以跟我说什么事情了吧。”风墨青坐下了,但是并没有动筷子,而是先问老者什么事情。

“哈哈,小伙子还是沉不住气啊,原想还是等吃完饭再和你说,现在看来,不说你是不吃了,如此,我就跟你说了吧。”老者笑了笑,开口说道,“还记得你刚来到宏村的时候,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吧,还替其到医院交了医药费。”

第四幕

风墨青已经回到了宏村自己之下的宾馆,一进宾馆,风墨青就倒在了床上,但是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脑海里还是昨天晚上的一幕一幕,太令人震惊了,以至于风墨青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,兴奋、激动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风墨青沉浸在昨天晚上的那一幕中而深深睡着了。

画卷开首展现出,在暮色苍茫中,曹植与侍从们站立在洛水之滨遥望滔滔河水。他寄予着苦恋美丽的洛水女神,渐渐出现在平静的水面。洛神模糊的身影昭示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无限惆怅。

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

风墨青见其画中,曹植仿佛见到思念已久的洛神,远处凌波而来的洛神,衣带飘逸,动态委婉从容,目光凝注,表现出关切、迟疑的神情。二人的思念之情溢于卷面,令人感动。

跳入下一幅画面中,曹植依然站在岸边,表情凝滞地望着远方水波上的洛神。那梳着高高云髻和被风扬起的衣带,使水波上的洛神犹如飘飘欲仙来自天界。她欲去还留,顾盼之间流露出倾慕的情怀。

整个画卷洛神与曹植一再碰面,日久情深。无奈之下缠绵悱恻的洛神,最终驾着六龙云车,在云端中渐渐远去。

“文鱼警乘”,“玉鸾偕逝”,“水禽翔卫”,旌旗飞扬,形成画卷的最高潮,这场诗人的梦幻,经过画家的妙笔,把人们引进了神话世界。

卷末,画曹植回到岸上,坐于洛水之畔,终日思念,最后依依不忍地离去。这其中哭笑不能,欲前还止的深情令人心动感人肺腑。这是画中最为感人的一段描绘。渐渐离去的洛神回过头来,凝神幽思地望着曹植,表情是那么地万般无奈,似带有深重的哀怨和叹息;而曹植则静静地坐在那里,他的侍从也都默默地站着,连同周围的草木也一动不动,似乎曹植是无动于衷,然而透过他那平视的眼神,分明表现出一种“相见争如不见,多情还似无情”的落寞心态,周围的寂静烘托出他的孤独和无奈。画中两人“凭君莫语伤心事,尽在含睛不语中”。

中午,风墨青醒来,感觉那仿佛是一个梦,洛神凌波微步的美丽身姿,表露她“若往若还”的矛盾心态。奇异神兽具有强烈的神话气氛和浪漫主义色彩。其人物神情刻画生动,主题内容突出,手法写实。线条简练飘逸,色彩典雅鲜丽。整个画面环境富于装饰性。

可是风墨青眼前的一幕一幕还在回放,那些场景还是历历在目。

风墨青在那老者家中看见了两幅画,一模一样的画,先前是在楼下见到了那幅《洛神赋图》画卷,但是这幅却是宋代摹本,然后,风墨青在楼上却看见了顾恺之的真迹,是真迹。

赋文通篇言辞美丽,人物描写细腻传神,动人心魄,令人甚是感动。神人之恋的缠绵凄婉的爱情故事,因“人神之道殊”不能如愿的惆怅之情。

风墨青本是爱画之人,见到如此神画之后更是激动不已,更是崇拜顾恺之画功竟然到如此境界,秀骨清像,线条流畅,令风墨青久久回味。

风墨青在月沼救上来了那个小男孩是那个老者的孙子,老者答谢于风墨青请风墨青到其家中,老者见到风墨青对字画精通,竟然兴起带着风墨青一观他的藏品,直到风墨青见到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而激动,老者本想将此真迹送与风墨青答谢救其孙子之命,但是风墨青拒绝了,绵薄之力,不求珍宝,风墨青说,有生之年能见到《洛神赋图》的真迹,此生无憾。

风墨青吃了中午饭,然后就一直待在宾馆里面没有出去,他先前见到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便已经心动了,他也想来画一幅。

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完毕,风墨青还在呆呆的思考着,按理说一个画家本不会思考很长时间,他们都是见物即兴,动笔一瞬。而风墨青却是想了很久很久。

大概是下午三点钟左右,风墨青才微笑着回过神来,立即动笔,顷刻之间变成另一个人,神圣不可侵犯。

笔尖点墨,甩上纸一片黑,细丝描写,转瞬之间就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头饰部分;挽笔剑花,如行云流水,色衔相换,如过眼云烟,一点、一线,一墨沾一片;一深、一淡,一笔秀花兰。

用传奇的文房四宝,绚丽的色彩,优美的线条,描绘一幅神奇的画面,风髻露鬓,淡扫娥眉眼含春,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,樱桃小嘴不点而赤,娇艳若滴,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而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风情,而那双明亮的眼眸,晶莹透亮迷人,似作看向未来,一身淡红色裙装,细坐池塘面前,那女子,那画中人儿,栩栩如生,美的如此无暇,美的如此不食人间烟火。

第五幕

灯火炫目多彩,宏村的夜晚依然是如仙境般美丽,令人神往陶醉。

风墨青走在宏村的小街,欣赏着那一人,那一灯,那一景。

风墨青手上拿着今天完成的画卷,走进了一家小酒馆。酒馆表面彷如青普,而酒馆内部全部竹铸,古风气息弥漫,微弱的灯光,小酒迷情。

“欢迎光临,客观二楼请。”门口的酒童在招呼着风墨青。风墨青在门童的指引下去了二楼。

风墨青走到了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,喝酒赏景怡然。

“客官,要喝点什么酒,我们这里有女儿红、三杯醉、十里香,当然我们这里的招牌酒就是竹叶青。”来者一小二,正在向风墨青推荐着小店的酒水。

“呵呵,来此地当然是闻名而来,不上招牌酒,怎么尽兴?”风墨青笑吟吟的回着小二。

“好勒,客官说的是,我这就去上酒。”小二连赔礼,转身呼唤“这里来坛上好竹叶青。”

“酒来了,客官请慢用。”来人是一个女子,送来了一坛香酒,随手给风墨青倒上了。

酒刚溢出,浓浓香气围绕,风墨青忍不住尝了一口,入口春风,苦尽甘甜,回味无穷。

“好酒,哈哈!”风墨青尝过之后忍不住赞叹,说完,风墨青自己再次斟一杯,闭上眼睛,细细回味。

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,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, 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哈哈。”

“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听……”

风墨青正在畅饮,不由得心中诗出,吟吟乐呵呵,不远处,飘来醉梦生死之声,风墨青一愣,而后释怀,“你来了。”说完,自饮一杯。

“看起来,你还是蛮开心的嘛,我的来到可有打扰你心中的情绪?”

“怎么会?你的来到,确实是令我很意外,但是我更开心了。”

“是嘛?那我来陪你喝一杯,不知郎君可愿意?”

“哈哈,怎么会不愿意呢?求之不得啊!”风墨青举杯,“为我们再一次相遇干一杯!”

“干杯!”

……

小酒馆,燃着灯,烛无声,佳人醉酒,男女不分。

微弱的灯光下,一男一女在用心交流着,酒醉人不醉心,欢声连连,好似一对快乐的神仙眷侣。

夜,深夜,月下树梢,街道寂静,风墨青二人喝完酒又来到了月沼,天上月不缺,水中倒映月皎洁,二人并步而坐在月沼池沿。

“天上月美,但却可望而不可及!” 花玉瑶抬头看看天上的那月,静静的说道。

“呵呵,怎么会,月很美,看到就很知足,再说,现在科技发达,想登月也不是不能实现!”风墨青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享受这一刻的宁静。

“是吗?月很美,你看到就知足了吗?”花玉瑶回首,静静的看着风墨青,盯着风墨青的脸庞问道。

风墨青并没有立即回答花玉瑶的问题,而是转过头看向了水中,“水中的月也很美!”

“是啊,是很美!” 花玉瑶随即用手在水中划动了一下,很快,平静的水面变得波动了起来。“但是,这美,碰到波折就消失了!”

花玉瑶看起来似乎有点伤感,风墨青已经感觉到了,但是风墨青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花玉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。

“送给你!”风墨青拿出了今天画出来的作品,递给了花玉瑶。

“这是……”花玉瑶展开画卷,画中是一个女子,静坐池边,容光焕发,优雅,超出世俗之外。

“这是我?” 花玉瑶变得不可思议起来,看着风墨青,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。“你怎么能画的这么逼真?好像真的一样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呵呵,略有感触,陷入佳境才画出来的。”

“你真的要将它送给我吗?” 花玉瑶手拿着画卷,身子倾斜,倚靠到了风墨青的身上,头静静的靠着问道。

“送给你!希望玉儿永远开心。”

天上月圆,银光传千里,抚观大地,月沼旁,一男一女倚靠而坐。

第六幕(落幕)

空间朦朦胧胧,风墨青身处高空,那白云涣散,风儿有点狂澜,风墨青感到奇异,身无羽翼竟能飞翔,地球引力还在,自己竟然飞升高空。既然不能解决疑问,那就享受这飞翔的过程。烈日近身前,却毫无热意,闭上眼,风墨青感觉自己好像有些缥缈。拨开彩云见世界,呈现在风墨青面前的是一道彩虹,那似乎不是一道虚无的彩虹,那似乎是一座七彩的桥,彩桥之上有一女子正对这风墨青在微笑。

“玉儿,是你吗?”风墨青尝试着呼唤。

彩桥之上的女子并没有回答风墨青的话,只是对这风墨青笑笑,似乎那一笑就能解释一切的事情。

“这是哪里?你怎么在这个地方,我们是怎么来的?”风墨青似乎并不害怕什么,有着无尽的问题在问这花玉瑶。

“这只是一个梦的空间,而我是你创作出来的,现在谢谢你的爱,谢谢你的画,我只是一个画中人。”空间在涣散,人影在消失,几句话轻盈的从这个空间四面传来。

风墨青此时已经愣住了,耳中只有花玉瑶说了那几句话,他在思索这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!

风墨青借着月光,朦胧的看见月沼对面好像有一个女子,静静坐在月沼沿台。

月沼如镜,美人如花,朦胧不清,仔细一看却并没有人。

“既然是我想出来的,那酒馆里的人又是谁,那在月沼旁陪我说话的人又是谁!”风墨青双手抱头,似乎周边都在围绕着风墨青在旋转。

“这只是一个梦的空间,而我是你创作出来的,现在谢谢你的爱,谢谢你的画,我只是一个画中人。”

“我只是一个画中人!”

“我只是一个画中人!”

……

“难道真是我画出来的吗?”

风墨青晕了过去,在晕倒的前一刻,风墨青迷迷糊糊说着。

————

天已经亮了,风墨青睁开眼,周边是熟悉的环境,宏村宾馆,是他住的地方。

风墨青起床,准备洗漱。突然感到眩晕,顿时风墨青脑海中想起来了诸多画面。

风墨青走到桌子旁边,桌子上放着一幅画,一副美人画,正是风墨青画出来的花玉瑶。

(我写完了,我觉得这个故事很美,也很凄凉,也许有些忧伤,也许有些失落,也许是很悲剧,也许这不是一个结局,但是,这个故事结束了,只是这个故事。我没有遗憾!)幻世成龙 QQ:1030233362
www.baochenglong.cn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  •   没有头像?

最新 评论 共 0 条 (RSS 2.0) 发表 评论

  1.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联系我

你在哪?

 已经离开 天了

友情链接 更多...

图片链接

文字连接

回到页首